人物风采
 
     
 
 

大洋山林场的守护神

 
 
发布日期:2013-05-02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省林业厅
字号:


——记林场护林员应官友

  一个喇叭,一把砍刀,一根木棍,一个装有手电筒、雨伞、停车牌、笔记本以及冻米糖等东西的背包,陪伴着缙云县大洋山林场护林员应官友巡视寂静的山林。只要不下大雨或大雪,每天上午7点半,应官友便背上背包,拿起砍刀,挂上喇叭,开始他走遍大洋山各山头的行程。下午2点左右,他打开背包,掏出冻米糖等干粮,就着山间的清风,开始吃午饭。下午5点左右,他开始往回走。晚上9点以后,他走出房间四处观察是否有火灾险情。第二天上午7点半,他又开始重复做昨天的事。日日如此,他与大山为伴,与树木为友,以林场为家,就像林区道路上的一块铺路石,守卫着一望无际的山林,从刚参加工作的年轻小伙子,变成了如今即将退休的老汉……

  41年间,他先后到多个林区护林,从未离开

  1972年6月10日,只有19岁的应官友,提着一个装有脸盆等生活用品的网兜,兴冲冲地到县林场报名当护林员,被分配到了荷花寮林区。初中毕业的应官友就这样被招工“上山”,进了林场。“去了好好干!”这是临行时父母对他的嘱咐。朴实的应官友牢牢记住了“好好干”这3个字。凑巧的是,就在他去林场报名的途中,听说附近的山林起火了,应官友背着行李,心急火燎地跑到林场,跟着其他人一起上山去扑火。

  “那个时候我们是集体护林,共有8个人,其中3个是知青……”对于刚进林场工作的那段日子,应官友记忆犹新。尽管当时的食宿条件非常简陋——不通电,没有水,点蜡烛、煤油灯,吃馒头、面条、烙饼,但一群年轻人在“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号召下,尽情挥洒青春和汗水。他们白天一起护林,晚上在房间里看书、聊天……

  在荷花寮林区,应官友认识了后来成了他妻子的姑娘——李兰飞。由于李兰飞当时是农村户口,应官友的家人极力反对他们交往,可应官友执拗地坚持着,并与她结了婚。1980年之后,荷花寮林区开始自负盈亏。应官友一边护林,一边种树,妻子在林区当文员,工作之余也和丈夫一起上山种树。就是这样平淡无奇的日子,夫妻俩不知不觉过了11年。

  之后,应官友离开了荷花寮林区。他先后到全县多个林区护林:抱骨岭脚林场、大湖护林点、羊场护林区……2004年,应官友来到了大洋山林场护林,直至今日。

  护林的41年间,因林区离县城远,护林人员少,任务繁重,应官友夫妻两地分居,聚少离多,孩子只能让父母帮忙照看,有时逢年过节也难得回家,他们必须学会面对孤独和寂寞。应官友告诉记者,在这40多年里,很多护林员都由于各种原因离开了大山,回到了喧嚣、热闹的城镇工作,而他却一直坚持到现在。“护林生活是寂寞的,不过这些年我认识了不少爱爬山的人,遇到他们,我会主动当导游,一方面可以把大洋山最美丽的风景介绍给游客,另一方面也可以宣传森林防火知识,还可以顺便监督游客是否会给山林带来危害,一举三得!但是说老实话,这么多年还是挺想家,想回去帮妻子做点农活,想看看孩子。”当记者问他是什么原因让他甘于坚守这份寂寞时,他笑着说:“最根本的原因,是我喜欢护林,是为了这份守护山林的职责!”

  99次做好,1次没做好,护林工作还是失职

  “一只小鸟在树林中飞,看见树下有个发光的东西,就将这东西叼起来飞走了。小鸟飞到某个很干燥的地方,因为被那东西烫着喙了,所以赶紧松开喙,扔下了那东西。不久之后,那东西周围冒出阵阵黑烟,着火了!原来被鸟叼走又扔下的东西是烟头!”这是应官友经常讲的一个故事,他说他也是从电视上看来的,虽然不是他的亲身经历,但这个故事让他时刻绷紧了脑海中那根“防患于未然”的弦。

  “作为护林员,100次工作中,99次都做好了,只有1次没做好,仍然是失职的,退休了心里也不安。”应官友说,今年自己就要退休了,而退休之前,只要这一天还是护林员,这一天就不能放松,要保证林区百分之百的安全。

  每次上山巡查,应官友腰后总会插着一把砍刀。他说,如果发现小范围的明火,就可以用砍刀及时砍下一些枝条灭火。“不过,不让火灾发生才是最重要的事。”在平时的护林工作中,应官友总结出了几个“勤”,即“脑勤、眼勤、嘴勤、手勤、脚勤”。“脑勤”就是要经常分析气候,判断火险级别;“眼勤”就是要四下观察,查看有无异常情况;“嘴勤”就是见人就宣传防火知识;“手勤”就是经常登记进出山车子的车牌号、车主姓名、进出时间等信息;“脚勤”就是多走动,多查看山情,及时消除火灾隐患。

  每年的清明节前后,应官友和其他护林员的神经都是最紧张的。“清明期间,要格外提高警惕。扫墓很容易引发山火,每次遇到有人烧纸钱,我就及时规劝。对于防火,我一点儿也不敢放松。我一般是一边走路,一边拨开路边的树丛,怕有人丢下烟头等易燃物。一发现有人上山,就得上前提醒一句‘进入山林,禁止一切野外用火’。”大洋山林场内有一些坟墓,在别人扫墓的时候,应官友就直接守在那里,做好防火宣传工作。不仅如此,应官友还要在他们离开后认真检查墓地,以免遗留火种,酿成大祸。这里有几个坟,那里有几个坟,每个坟墓的祭拜者是谁,应官友都有登记。他说,掌握了详细情况,万一发生火灾,就能直接找到事主。

  即使过了清明节,应官友还是保持着对山上异常情况的高度敏感性。特别是到了夏季,大洋山气候凉爽,风景秀丽,来游玩的人较多,所以应官友仍然要不停地四处查看各个山头的情况。有一次,应官友看见对面山腰上升起了一股烟,虽然那不是他负责的片区,但他依然很警惕,先是仔细观察了一下,觉得是农民烧田坎冒出的烟,然后立即掏出了随身带着的通讯录,找出负责那个山头的护林员的电话号码,正想拨打时,却发现烟消散了。尽管烟散了,他还是在那儿观察了好一会儿,直到确认再无异常,他才放心离开。

  与大山为伴,每天徒步9小时,巡山35公里

  应官友每天巡山都要走35公里的路,长年在山上早出晚归,对山上的野菜以及各种野花都很熟悉。在通往大洋山山顶的路上,应官友经常会碰到挖野菜的人,他都会跟他们打招呼,告诉他们不要乱扔烟头,要注意防火。应官友用双脚丈量大洋山的每寸土地,用心发现许多未曾被发现的自然景观。每天走进茂密的森林,摇落树叶上的晨露,惊醒林中的睡鸟,是应官友最享受的时刻。经常有人问他:“在山上一个人不寂寞吗?”“习惯了。等巡完山,空闲下来了,我就一个人唱会儿歌。”他总是这样回答,“映山红开的时候就唱《映山红》,下大雪时就唱毛主席的《沁园春·雪》。”

  应景而歌,是应官友唱歌的特色。他喜欢边走边唱,山谷里处处回响着他的歌声。

  “我就是以这棵树为背景拍的日出。”在应官友的手机里,收藏着不少他在巡山间隙拍的风景照,有山顶的日出、冬天的冰凌花、夫妻蛇等。其中,大洋山山顶的日出照片是他最喜欢的。照片里,曙光还未完全散开,蓝蓝的天映衬着那棵小树。有一次,中央电视台某栏目组到大洋山山顶拍日出,应官友陪同工作人员一起上山。有工作人员看到应官友拍的这张日出的照片,说挺好看的,可以放大了挂在厅堂上。可惜的是,当时应官友是用手机拍的,像素不高,清晰度不是很好。

  除了喜欢唱歌和拍照,应官友还有一些其他的爱好,比如喜欢收集奇形怪状的枯树枝。他还有一个修小电器的爱好,在巡山的途中会经过一些村子,他都会帮助村民修修小电器。他和村民都很熟悉,村民们也都很喜欢他。

  应官友,一个普普通通的护林员,用他朴实的情怀,超越常人的毅力和以苦为乐的生活态度,恪守职责,数十年如一日,走遍了大洋山的每个角落,守护着1.6万亩的大洋山林场,换来了大洋山绿涛阵阵、满目葱茏……




[关闭窗口]
 
     
 
地方政府网站 国内林业 省直部门 市级林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