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风采
 
     
 
 

老兵驻守高山“防火哨”

 
 
发布日期:2013-07-31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省林业厅
字号:


——记天台县南屏乡森林防火员郑丙勤

  早上不到6点,天台县南屏乡山头郑村村口出现了一个身穿迷彩服的老人,只见他步履匆匆,手上提着保温罐、扩音喇叭,边走边与村民打招呼。
  以前他因担任乡老人协会常务副会长而被人熟知,现在他却因站在全乡的一处制高点而引人“注目”,他就是南屏乡森林防火员郑丙勤。今年77岁的他依然保留着年轻时的军人本色——敢于吃苦、忠于职守。

  全乡的“防火眼”

  “防火值勤用不着这么早吧?”笔者问老郑。

  “你不知道,农民出门早,要干一阵活儿再回家吃饭,所以我也要早些过去。”

  老郑沿着村后的盘山公路健步前行,在一处公路的尽头,他转而爬上了一处有点年头的台阶。笔者跟在老人后面追了一段路后,双腿如同灌铅,胸口发闷,喘气也变得困难起来。大约走了45分钟,老郑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一座叫“瞭岗头”的山上。

  “这就是乡里的‘火情瞭望台’,站在这里,四面八方都能看得到。”笔者站在老郑指着的大岩石上举目四望,顿觉视线开阔了不少,远山、村落尽收眼底,一时胸中豪气顿生。

  2012年3月,老郑受乡政府的邀请担任了防火监督员。接到任务的第一个晚上,老郑翻来覆去睡不着。“那么多的自然村,都在山坳里,单是最北面的十几个自然村,我一天从早到晚都跑不完,现在要负责全乡的防火监督,这可怎么办?”

  就在那天晚上,老郑冥思苦想,脑海里浮现出了年轻时在乡里找矿的情景。那年17岁的他跟着地质队跑遍了全乡各个山头,对乡里的地形了如指掌。突然,他想到村后面有个“瞭岗头”,要是在那上面设个岗哨,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第二天一早,老郑兴奋地直奔年轻时爬过的“瞭岗头”,在那上面一站,他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老郑跟乡领导一汇报,乡里马上同意在“瞭岗头”上设立 “火情瞭望台”。在这个“瞭望台”上,南屏防火区域一览无余,该乡90%的村庄,80%的山林、土地均在瞭望台的“防火眼”监测之下。

  老郑凭借自己对地形的熟悉,寻找到了合适的地点,事半功倍地实现了对火情的有效监测。

  简陋的“服务点”

  今年清明节这天,笔者跟着老郑去“站岗”,一路上走得汗流浃背。但和老郑登上“瞭岗头”后,十几平方米的岩石上别无他物,山风“肆无忌惮”地袭来,笔者马上穿回了登山时脱掉的羊毛衫,并将外套的拉链拉到了领口。老郑也是有备而来,穿得严严实实,头上戴着一顶羊绒帽。

  “山上就是风大!你要是再提前几个月过来,脸上的皮肤都会被风吹得裂开,说不定还会长冻疮!”老郑笑着说。

  虽然是“火情瞭望台”,但“瞭岗头”的设施十分简陋。笔者看到,陪伴老郑的除了一把遮阳伞,一个扩音喇叭,还有一个装在塑料袋里的布坐垫,就只剩一个早上带来的保温罐了。

  老郑说,在山上不需要太多的东西,反正也用不着,只要责任心强、视力好就行了。

  在山上放个扩音喇叭有什么用呢?老郑发现笔者盯着喇叭看,便笑了起来:“是不是觉得没啥用?等下我告诉你!”过了一会儿,“瞭岗头”东侧不远处长满茅草的坡地上,来了十几个扫墓者。他们摆好祭品,似乎还想点蜡烛。

  “不准使用明火!”这时,只听老郑洪亮的声音在山间回荡。原来,是那扩音喇叭在发挥作用了。

  老郑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大约十来分钟后,一个身穿迷彩服的人走了过来。“他是上杨村防火员周祖东,我刚才就是给他打电话,提醒他这里来了十几个扫墓的。”老郑说。

  周祖东是老郑的好搭档,因为“瞭岗头”风大,保温罐的保温效果不理想,饭菜到中午凉了很难吃。周祖东每次赶过来的时候,就会顺便给老郑带瓶热水。周祖东说:“老郑年轻时当海军那阵子,得过胃溃疡。前段时间他一直吃凉了的饭菜,胃好几次痛得受不了,我看着都心疼。”

  听当地人说,老郑的一对儿女都很有出息,儿子还是大老板。不过老郑说,儿女好是他们自己好,人老了,总是想多做点好事,这里虽然条件差,但自己心里很踏实。

  中午11点多,突然一阵劲风袭来,老郑连忙起身收伞,但为时已晚,只见插在岩缝里的伞柄被风吹断了,伞面落地后滚下岩石,被边上的几株茶树挡住。老郑追上前查看,伞面已有多处被划破,他收起遮阳伞,一副很不舍的样子。

  灵敏的“探测器”

  “友溪,甘塘坑那边有人在烧田坎,你快过去看看。”甘塘坑就在“瞭岗头”斜对面的山坳里,老郑一看到那个方向冒出了缕缕黑烟,马上翻开塑料文件夹里的通讯录,利用乡里配发的手机,给防火员杨友溪打了个电话。这是老郑监测火情时的一个常见的场景。

  每次打好电话后,老郑都要在巡查记录本上记下当时的经过。笔者拿过那本记录本,只见扉页上写着“高度警惕,严防山火,争创平安乡”,字迹工整有力。老郑说:“这是我对自己的要求,也是自己的工作目标。”

  笔者逐页翻看着,发现什么时间打的电话、哪里发生火情、打给谁,上面记得一清二楚。

  “以前的防火盲点很多,很多森林火情是由当地群众和过路人员发现的,加上护林员受地形制约,没办法对山林做到100%巡逻,野外火源很难管控。现在有火情,我第一时间就能发现。”老郑说。

  站在“瞭岗头”上,在晴好的天气条件下,烟雾根本“无所遁形”。就连偏僻的上辽村和马山村,一旦有烟雾出现,也是清晰可见。

  刚负责防火监督时,老郑只要发现有火情,便会马上给防火员打电话。后来,他发现有的烟雾只是出现在平地的田头,不会危及山林安全,便对这类情况只作书面记录,不作报警处理。老郑说:“农村田头烧稻草很常见,有时一天有几十起,如果把它跟山林火患等同起来,防火员就会很反感。”正因为老郑注意到了这个细节,所以防火员对老郑都非常信任。

  老郑说:“乡里对我的工作很支持,只要防火员不接我打的电话,乡里就会扣他的工资。所以现在我打电话是很灵的!”他拿起手中的文件夹,告诉笔者里面有防火员、乡干部的资料,是乡政府提供给他的。

  “我还要告诉你一件有趣的事。”老郑说。

  2012年11月,老郑遇到敏寮村的一个村民,那村民跟他说:“乡政府那里可能安装了电脑探测器。我在山脚刚点起火来烧柴草,谁晓得,那边就已经知道了!”说的人很小心,听的人却乐开了花。那次正是老郑打电话给敏寮村的防火员,才避免了一场可能被引发的山火。

  第一时间发现火情,最短时间内发出火警,老郑的反应速度不亚于先进设备。

  老郑的笔头一直非常勤,在他家中的另一个记录本里,记录着1984年4月5日至1999年8月31日间发生的86起民事纠纷调解案件,其中多个案件的当事人在那个本子上留下了红红的指印。那泛黄的本子里凝聚的都是老郑维护林区平安的心血。

  在这位年逾古稀的天台老人的身上,始终保持着一名战士的严谨作风。他勇往直前、任劳任怨,就像一名“老兵”,守卫在森林生态保护的最前沿,以非同寻常的敬业精神,以超乎常人的坚韧意志,不懈追求着“平安乡村”的人生目标。




[关闭窗口]
 
     
 
地方政府网站 国内林业 省直部门 市级林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