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场改革
 
     
 
 

绿色时报聚焦浙江国有林场改革系列报道之一

 
 
发布日期:2014-04-10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省林业厅
字号:


2013年12月4日《中国绿色时报》头版头条

编者按

  不久前,国家发改委和国家林业局正式批复了7省国有林场改革试点实施方案,标志着我国国有林场改革进入了实质推进阶段。浙江省是改革试点省份之一,多年来先行先试,主动作为,在改革实践中有许多探索。

  浙江省作为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的先行区,在国有林场改革中都走过了哪些历程?当前的试点工作又是如何展开的?他们在改革中有哪些经验可以借鉴?又有哪些问题需要高度重视?日前,本报派出记者走访了浙江10余家被纳入试点范围的国有林场,撰写“聚焦浙江国有林场改革”系列报道5篇,期望能回答读者关心的上述问题。今天推出第一篇,敬请读者关注。

 

浙江国有林场改革的“起跳”

——聚焦浙江国有林场改革之综合篇

  浙江国有林场改革起步早,不等不靠、主动作为是他们推进林业深度改革的态度。

  “有为才有位”。《中国绿色时报》记者先后走访了正江山林场、苍南林场、开化林场……听到的这一高频词让记者十分感叹。

  由于全省的主动作为,开始于2008年的浙江省国有林场全面改革推进得风生水起,改革预期的成效已有所显现,2011年全国国有林场改革试点工作启动后,浙江省因改革基础较好被列入全国国有林场改革试点范围,各方更对其未来抱有期望。

  “国有林场的发展好像一支股票”

  浙江省国有林场的发展史,同全国一样,具有起起落落的“悲壮”色彩。

  按浙江省林业厅副厅长杨幼平的说法:“发展进程就像一支股票,有牛市,有熊市,有筑底,终有抬头。”

  60多年前,国有林场职工奔赴大江大河源头、农民不要的山地等生态脆弱区开始大笔写绿、造林绿化,发展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把林场建设成了人们眼里的香饽饽,成就了一段“牛市”。

  但世纪之交,外部环境巨变,国有林场受管理体制、经营机制和自然条件所限,走入了“熊市”,守着青山绿水却过起了穷日子。

  身处东部经济发达地区的浙江国有林场一直在抗争,试图寻找出路,开始了首次改革,但当时整个社会对林业的生态价值没有深刻认识,林场跳出林业办林业,非林资产没有带来回报,反成负担;加之各级财政对国有林场的支持力度减弱,木材价格疲软,社会居民收入较快增长等,国有林场经济陷入困境,进入“筑底”的最低落阶段。

  2003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为改革指明了方向:政府花钱买生态,把国有林场确定为公益性事业单位。

  政策方向明确,但从全国范围看,真正实施起来难度很大,浙江省先人一步,开始了积极的行动。

  浙江省林业厅第一时间向省政府提交调研报告,并通过省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建议、提案,直接要求出台国有林场改革政策;与此同时,邀新闻记者走进国有林场,写内参反映林场的困难和问题。2008年,浙江省出台《关于加快推进现代国有农林渔场建设的若干意见》(浙政发〔2008〕32号),对国有林场的定性定位、编制经费、管理体制、社会保障等作了具体规定。由此,国有林场发展迎来一个重要转折点。

  目前,浙江省108个国有林场中有89个生态公益林面积比重较大的国有林场被定性为事业单位,35个国有林场增挂了生态公益林保护站的牌子。根据生态公益林管护职能,核定人员编制和经费,全省已有65个国有林场落实了生态公益林管护人员的事业经费。省林业、财政部门在制定生态公益林补助政策时,对国有林场的生态公益林实行面积和补助标准的倾斜。

  丽水市莲都林场场长祝先明说:“改革前,林场既要承担生态建设的繁重任务,又要自己找饭吃。到2012年,共负债787万元,其中拖欠职工工资751.5万元。职工怨声载道,上访事件时有发生。但政策落实后由自收自支事业单位改革为公益二类事业单位,涉及的171人都得到妥善安置,工资福利大幅提高。”职工们高兴地说:“我们造林人也分享到了改革红利。”这就有了“抬头”之势。

    “解决问题须上升到法制高度”

  “行走在浙江大地上,看到林相好的林子,不用问,大都是国有林场的。”目前,浙江国有林场森林覆盖率达91%,生态公益林占林业用地面积的79.8%。在景宁林场、在灵峰寺林场、在天目山林场、在千岛湖林场、在建德林场……职工们都会自豪地说:“我们是造林绿化的正规部队。”

  浙江省国有林场改革先行一步、政策到位,释放了“双增”潜力,促进了绿色发展。

  浙江省林业厅造林绿化处调研员廖利成说:“改革成效,使浙江省各级财政部门转变了观念,部分借势做大做强的国有林场已从原来的包袱变成了当地政府的‘聚宝盆’。”

  “在土地快速增值和资源日益紧缺的当下,我们对全省国有林场改革的重点是,加强森林资源监管。”廖利成说,“特别是省政府从法律法规层面加大了约束力度,避免历史重演,确保森林资源资产不流失和免遭破坏,夯实了国有林场生存和发展的根基。”

  2004年浙江省人大修订的《浙江省森林管理条例》中明确,“国有林场的设立、变更、撤销或者改变隶属关系,应当由所在地市、县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经同级人民政府签署意见后,报省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批准”。据此,浙江省林业厅规范行政许可,针对有的地区拟改变国有林场隶属关系,及时与当地政府沟通,保持林业管理体制不变。

  在尚方宝剑的护佑下,浙江省的国有林场不仅没有萎缩,还在扩大。近几年,浙江省通过努力增设了省林科院、遂昌桂洋、景宁上标、庆元实验4个国有林场,国有林场面积由此增加了4.1%。

  以前当地政府无偿划拨、象征性给少量的补助就占用国有林场土地的情况经常发生。32号文件要求,各地因建设需要占用或使用国有林场土地的,需做到参照征收集体土地的补偿安置标准,足额支付补偿费用,并通过召开国有林场职工(代表)大会等形式完善补偿安置方案。淳安林业总场由于这项政策的落实,增加了8000多万元补偿金,基本还清了历史债务。长兴桃花岕等森林公园的招商引资项目完整地办理了资产评估、审批手续,保证了国有森林资源资产保值增值不流失。

    “改革再出发”

  在丽水市CBD一幢气派的写字楼里,记者找到了丽水市莲都林场办公室。面对记者的惊讶,场长祝先明说:“有人说一个林场有必要用这么好的办公场所吗?我们回答:为什么林场就不能有好的办公条件?”爽朗的笑声和发自内心的骄傲深深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5年改革,浙江省国有林场伴随着一系列实质性的行动,逐步走出困境。

  浙江省林业厅、财政厅、交通厅联合对国有林区护林房、生产用房、道路和电力等基础设施进行了规划和建设。规划总投资8.9亿元,前5年已经完成投资3.4亿元。采用新建和修建相结合的方式,改造了5000多户危旧住房,极大地改善了林场职工的生产生活条件。

  根据32号文件要求,各地多渠道筹集资金,妥善处理国有林场职工的社会统筹问题。平阳县政府筹集资金,补交了林场职工的医疗保险经费198.8万元,偿还历史债务351.5万元。青田县财政一次性计提703万元,解决退休职工至75岁的统筹外补贴。经过努力争取,全省国有林场正式职工的社会统筹问题得到较好解决,65%的国有林场退休职工的生活补贴列入了社会统筹。

  丽水市莲都林场退休职工陈友生、熊文英夫妻月收入由去年的3000多元达到了现在的7000多元,他们说“睡梦中都要笑死掉了”。

  站在新的起点,浙江国有林场职工为建设美丽中国的“先行区”而努力。

  5年来,他们坚持适地适树,根据经营方案大力营造生态公益林、商品林,培养大径级用材林、珍稀树种和特色经济林;大力开展森林抚育;5年来,已实施森林抚育30多万亩,全省1/2的国有林场停止商业性采伐,森林蓄积量明显增加,森林火灾、森林病虫害得到有效控制。他们还积极建设森林公园,发展森林旅游,已设立26个国家森林公园和43个省级森林公园。丽水白云山生态林场(白云山森林公园),改革后不但职工生活质量明显提高,森林蓄积量大幅增加,而且因基础完善而融入发展大局,被丽水市作为“秀山丽水、养生福地”的城市窗口,累计投入2.3亿重点打造。

  政府代表人民购买生态产品的价值和意义在浙江省国有林场改革中初步得到体现。

  伴随着全国国有林场改革试点进入实质推进阶段,被列入国家试点的浙江省国有林场改革再次出发,他们将用以往的实践进一步诠释对保护利用森林资源、增强国有林场发展后劲的自信。




[关闭窗口]
 
     
 
地方政府网站 国内林业 省直部门 市级林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