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风采
 
     
 
 

平凡岗位上开创美丽事业

 
 
发布日期:2015-07-02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本网讯
字号:


  ——记开化县林场优秀护林员余松寿

  每天清晨,当你从睡梦中醒来,打开窗户,呼吸着第一口新鲜空气;当你下班走在绿荫成行的回家路上,四周有青山环抱,鸟语花香相随。你是否会想:这一切都是怎么来的,有多少人在为之努力,又有多少人在深山老林里默默奉献?
  “务林人”,这是一群为森林而生、为绿色奋斗的人,他们辛勤劳作、无私奉献,在平凡的岗位上从事着美丽的事业,为人们创造“天蓝、水清、岸绿、景美”的生活环境。开化县林场村头分场山坑林区队长余松寿就是这群人中的典型代表。
  勤蹲守不惧危挽回大损失
  1971年,16岁的余松寿和其他23位知青一起上山下乡来到开化县林场,参加林业建设。父母亲都是林业工人的余松寿从小就在大山里长大,对森林有着十分深厚的感情,熟悉山上的一草一木。他能循着水声找到下山的路,可以在山上转悠一整天不会饿着,也可以在没有月亮的夜晚从山上回到家中,这些都为他今后的工作带来许多便利。
  参加工作后,余松寿被分配到村头分场山坑林区的大坑护林点。这里远离村庄,出入只有一条羊肠小道,护林点没有电,晚上只能借着煤油灯微弱的灯光看看小人书。白天对着森林,晚上对着星星,外出买米、买面需要走上一天时间。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为了早日完成绿化荒山的任务,余松寿起早贪黑带领民工挖山、整地、栽植树苗,一干就是10余年,完成了1000多亩荒山绿化任务,得到了领导的好评。
  常言道:“千把锄头造林,一把斧头毁林。”在林场除了要造林外,更重要的是护林。1990年,余松寿被任命为青山林区队长,工作环境变了,担子重了,责任也大了。青山林区是村头分场护林“老大难”林区,多年来这里破坏森林现象非常普遍,林区周边住着几个村庄的村民,在许多村民的意识里,只有杉木才是林木。而松木、柏木、麻栎和其他阔叶树都可以当作柴烧的。于是经常发生村民到国有林场砍松木、柏木、麻栎等事件。
  为了改变村民砍树烧柴的习惯,余松寿深入农户家中,逐家逐户做工作,耐心细致地向村民们宣传保护森林的政策,做到“三勤”:早晨勤跑村头、白天勤跑山头、傍晚勤跑灶头。跑村头苦口婆心地向村民做宣传,跑山头熟悉森林遭破坏的重点地块,跑灶头及时了解村民的烧柴动态。同时,余松寿还在村民收工回家的路上加强巡护,及时制止破坏森林的行为。一个阴雨天的傍晚,余松寿在巡护的路上遇到4位背着松木的村民从国有林场山上下来,余松寿当即上前加以阻止。村民见只有余松寿一人,根本就不在乎,执意要将松木背回家。争执中,一位村民举起砍刀对着余松寿,而余松寿临危不惧,耐心说服教育,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终于得到村民的理解,把松木归还给国有林场。
  即使没日没夜地上山巡护,林木被盗的事件仍然经常发生。林区附近有个叫屋后山的地方,这片山场已经多次发生林木被盗现象了。因为离村庄很近,发现被盗后往往来不及赶到现场,林木就被锯成一段一段的。因为不是当场发现的,某些村民就会抵赖,不承认是在国有林场山上盗伐的,由此发生的争执也很多。
  为了遏制林木被盗的势态,做到人赃俱获,余松寿就蹲守护林,由于这片山场要经过村庄,余松寿就从早上进山,蹲守在山上。饿了找一点野果,渴了喝几口山泉,有时一蹲就蹲到大半夜。有一次,余松寿带着民工在山上抚育时,看见几个村民进屋后山很长时间没出来,判断可能会盗伐林木,就悄悄躲在水沟旁蹲守。夜深了,成群的蚊子不停地袭来,天又下起了小雨,冷风吹过,冻得他瑟瑟发抖,肚子也饿得咕咕直叫,余松寿忍受着饥寒坚持蹲守着。凌晨时分,三个村民背着杉木出现在下山路上,一边走一边还说着:“这样的天气,老余总不会出来护林了吧。”话音刚落,余松寿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面对浑身湿透的余松寿,这几位村民哑口无言,无可奈何地将林木背到林区里接受处罚。事发多年后,村民看到余松寿时还会说起这件事,并对他竖起大拇指。
  舍小家顾大家显出真品格
  在护林过程中余松寿可以做到铁面无私,但在平常生活中,余松寿对村民总是满腔热情。农忙季节,余松寿一大早就会到留守老人的田里帮助村民收割、种田。为方便出行,余松寿买了一辆摩托车,可这辆摩托车干得最多的活却是帮助村民排忧解难。村子里有位留守妇女,家里有个孩子。一次,孩子发高烧,村里没有医务室,大人孩子哭成一团,余松寿得知后立即骑上摩托车带着孩子到镇医院就诊,还为孩子垫付了医药费。村里有个村民在一次施工时摔坏了腿,当时正逢农忙时节,余松寿得知后主动帮他家种田,还送上营养品,这位村民非常感动,当场表示今后一定要好好协助余松寿护林防火。余松寿就是这样,以理服人,以情动人,从点点滴滴做起,赢得群众的支持。
  1993年,余松寿12岁的孩子不幸患上类风湿心脏病,余松寿和妻子一起带着孩子到杭州、衢州等地求医,给孩子治疗。时值营林生产大忙季节,林区只有一户职工,生产不能耽误。余松寿经常让妻子一人陪着孩子治疗,自己在医院和林区两头跑,忙完了造林忙抚育,忙完了抚育又忙采伐。三年后,孩子终因病情恶化离开了这个家,作为共产党员的余松寿却忍住悲痛,坚持在岗位上,没有因为家庭和孩子的事情而影响工作。
  1998年之后,林场陷入经济困境,年收入只有3000元左右。父亲过世后,余松寿既要照顾年迈的聋哑母亲,又要做好营林生产,还要和破坏森林的不法分子作斗争,工作、生活的压力日益增多,许多职工跳槽或外出打工。附近一个建筑老板知道余松寿工作非常认真负责,便开出年薪1万多元的高薪聘请余松寿帮助管理工地。余松寿说自己从16岁开始就在林场工作,对林场有深厚的感情,舍不得离开这片森林。2000年,一个做油漆的亲戚开出更高的薪酬,要余松寿去帮忙,余松寿又谢绝了。因为余松寿始终坚信,林场的困难是暂时的,林业的前景一定是广阔的。
  开化是个贫困县,许多劳力都外出打工,林业生产周期长,劳动强度大,劳动环境恶劣,加上林场经济陷入困境,造林、抚育、采伐所需的民工很难招募。余松寿利用过去积攒下的人脉,组织劳力,开展营林生产。周边的许多村民也纷纷表示,只要老余需要,即使工资低一点也会帮忙。为了给国家节约营林生产经费,余松寿在妻子的支持下,每天带饭上山,和民工一起参加营林生产,每一道工序都自己先做一遍,计时核算,每一个环节都精打细算。采伐作业中,他认真检查每一根木材的伐根、打节、做皮、梢头直径,对采伐剩余物能利用的尽量利用,收集散落在山上的小子木,送到木材仓库,在保质保量的前提下尽量为国家节约开支。40多年来,为国家节约的营林生产经费达10万多元。
  2010年,为提高长年坚守在林区一线的职工的业务水平,开化县林场举办了林业技师培训班。余松寿深深知道这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虽然自己只有初中文化程度,但是要利用好这次机会。晚上,当别的学员休息时,余松寿就到卫生间里,关上门看书、复习。在应知应会培训中,他早上5点就到公园、标本园认树木、看标本,遇到不懂的问题就虚心向别人请教,力争把问题学懂弄通。最终,他凭借自己的努力取得了林业技师(二级)职业资格证书。
  40多年来,余松寿先后在杨林、大溪边、曹坑、青山、大坑、苦竹等林区、林点工作过,累计绿化造林80多万株,幼林抚育1.6万余亩次,他营造的林木已郁郁葱葱,正呵护着国家东部公园的一江清水、一片蓝天。
 




[关闭窗口]
 
     
 
地方政府网站 国内林业 省直部门 市级林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