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风采
 
     
 
 

坚守在大山深处——记2018 年“全国林业系统劳动模范”刘光兵

 
 
发布日期:2018-08-23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省林业厅
字号:


  人物简介:刘光兵,男,1959年2月出生。1984年10月—2003年8月在安吉县灵峰寺林场大王山分场护林,2003年9月至今在安吉县龙王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工作,他勤勤恳恳、坚持原则、坚守岗位,被授予“全国林业系统劳动模范”“全国优秀护林员”“浙江省公益林优秀护林员”“湖州市十佳护林员”等荣誉称号。  

  刘光兵常年坚守在大山密林深处,怀着对党和人民高度负责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克服了工作和生活环境中的诸多困难和问题,坚决防止各类破坏森林生态的不法行为。30多年来,他一直孤身扎根于安吉偏远林区,在不为世人所知的护林岗位上,默默守护着绿水青山,为广大护林人员作出了表率。

扎根大山的守护者

  1984年春节刚过,25岁的刘光兵从老家来到当时的大王山林场护林,到岗后他被分配到偏僻的高山林区,此林区位于浙皖两省交界之处,社情复杂,常年只有一人值守。但刘光兵一到岗便显露出他对护林工作的热爱和强烈的责任心,在护林工作中他通过分析当地实际情况,寻找破坏林木行为发生的内在规律,并依此提前行动。刘光兵没读过书,识的字也不多,但是他认真保存着一本“日记”。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笔记本里面有着不同人的笔迹,内容大多是“今后不在保护区内挖任何东西”,“从今以后,不在保护区做任何违反保护区规定的事情”……正是这本由保证书组合而成的“日记”记录了刘光兵护林生涯中的点滴,其中有一张书面保证书,落款的时间是2017年8月9日。落款日期的3天前,千亩田围栏边出现了一串可疑的脚印。凭借多年守林经验,刘光兵判断有盗猎者出没,目标很有可能是当地俗称石鸡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棘胸蛙。盗猎者很狡猾,趁着夜色深沉潜入山里,与刘光兵玩起了躲猫猫。凭一人之力,要在望无边际的大山里抓住盗猎者,犹如大海捞针,非常困难。于是,他与盗猎者展开了伏击战,守在临时休息点,全神贯注地等待着盗猎者的灯光闪现。一守,就是一宿,他整个人都麻木了,却没有放弃。第二天背上睡袋,继续守,好在这一次,他没有等待太久。凌晨三四点,盗猎者带着一麻袋石鸡现身了,刘光兵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人赃俱获。在对方放归石鸡、留下一纸保证书后,他才放人。在与盗猎、盗挖者斗智斗勇的数十年间,最长的一次伏击战,刘光兵蹲守了整整18天。那段时间,他总急匆匆地吃完晚饭便往山上跑,守在下山的必经之路。等到第18天,他与盗挖松树的人狭路相逢,拿起手机,对准一拍,人和树都上了屏幕。不过,在手机里留了影的人却像兔子一样飞快溜走了。第二天,刘光兵揣着手头的证据,到附近的村落一家一家找。最终,把被盗挖的松树送回了原来的地方。走家串户做工作,重点巡查早预防,提前制止破坏行为发生也是刘光兵的日常工作。当时有人对他说:“你一个外地人何苦这样认真,干好了你又不会多一份工资,我们搞点树木去卖,到时分点钱给你不好吗?”对此,刘光兵说:“我虽然工资不高,但拿这钱我心不安。既然来护林,大山就是我的家,林木就是我的亲人,自己的亲人是不允许别人伤害的。”

  由于刘光兵护林工作责任心强,方法得当,他的工作业绩极其出色。在2003年9月冬季防火期前,他被调动到龙王山自然保护区,单身一人驻守在海拔1354米的东关岗护林点。东关岗是直通保护区核心地带的咽喉要道,山高路险,刘光兵身上的担子自然也是越来越重。尤其在旅游旺季,去龙王山野外探险的游客每年骤增,平时两天才能到一次的地方,紧要关头他会一天去两三次。龙王山上国家一、二类保护动植物种类很多,为了保护生物的多样性,刘光兵坚持与那些随意捕捉和挖掘野生动植物的坏人坏事展开坚决的斗争。十余年来,他共发现、收缴各类非法采集野生动植物行为80余次,制止各类违规用火60多起,寻找迷山的旅游人员10余次。刘光兵常说:“我到龙王山来护林,虽然换了个地方,但是我的工作职责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要说有所改变的话,那也是我的任务更重了,责任更加大了,我一定尽我的能力去把护林工作做得更好。”

爱岗敬业的践行者

  在刘光兵30余年的护林生涯中,他一直工作认真负责。在森林防火期的高火险天气,他的头发长了两个多月都没空下山,就等下雨天才抽空下山理一下,回来后接着巡山护林。冬季大雪封山,经常会遇到没米、没油、没柴的日子,但刘光兵咬牙克服了困难,自己想方设法解决。他通常在下雪前就准备好两三个月的米和咸菜。2008年的那场大雪,足足封山5个月,刘光兵硬是靠着咸菜腊肉过了小半年。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刘光兵创造了无数骄人、但又不能轻易为世人所看到的成绩。我们唯一能看到的,就是保护区的山更加地绿,保护区的水更加地清!

  2013年8月1日傍晚,管理处护林防火办公室响起急促的电话铃声,附近居民报警说看到龙王山上有火光。消息迅速传递到山上。大山深处一片漆黑,火在哪里?为了探明火情,打前锋的刘光兵如急行军一般冲向了龙王山主峰,将平时要走2个半小时的山路硬生生压缩到1个半小时。他站在高处向下俯视,夜色依旧,疑问萦绕心头:火到底在哪里?无所发现的刘光兵按捺着焦虑的心情从山顶往下跑,与往上赶的保护区管理处的同事汇合,说明情况。放心不下的几人,带着仅有的矿泉水和饼干,坚守到天明。终于,山下传来确切的消息:火情有误。刘光兵他们终于松了一口气。而就在那一夜后,刘光兵那双从不因山路崎岖而畏惧的腿,3天没抬起来。

  常年在高山护林,刘光兵难得下山与家人团聚,遇到森林防火期或是大雪封山,更是个把月都下不了山。而这样枯燥艰辛的巡山工作,刘光兵一干就是34年,用一生最美的韶华岁月守护着龙王山的生态环境。“在他的守护下,这里数十年没有发生过一起森林火灾。”安吉小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主任俞立鹏介绍说。也正是这样的坚守,让他获得“安吉十大骄傲”“感动湖州”等荣誉称号,并在2013年获得“安吉县十佳生态文明典型”。面对荣誉,刘光兵却很淡然,已年近六旬的他,依然带着那憨厚的笑,穿行于高山之巅、林荫之下,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他依然坚守着内心深处对于青山绿水的那份执着。

独自坚守的枕山人

  一把镰刀,一只水壶,刘光兵每天天一亮就开始翻山越岭巡逻,有时甚至因为来不及赶回宿舍而在山洞里过夜。在海拔上千米的高山林区,没有电视、没有家人,只有那无言的青山和一望无际的林海,陪伴他度过一个又一个漫漫长夜。孤单寂寞时,对像刘光兵一样的护林人而言,唯一的慰藉是养在林区宿舍的小狗。只有小狗可以和他说说话,刘光兵对待它就像朋友。“这是第三只狗了。前两只狗,一只被捕兽器夹死,另一只跑到山里不见了。”被问起家人时,刘光兵的眼眶微微有点红了,“我的工作很重要,山上没人我不放心。家里只好靠妻子一个人。”这也是刘光兵最大的遗憾,对于家人,他亏欠了太多。为了护林,没有担好一个丈夫、一个父亲的责任。为了做个称职的山林“守护者”,他无数次放弃了和家人团聚的机会。有时难得下山与家人团聚一次,他也总是担心山里有事,匆匆吃个饭就回了,家人都说:“你人回来了,心还在山里。”30几年里,刘光兵每年下山次数不超过3次,每次下山在家不超过3天,就算下山几天也会自己掏钱请邻近护林人帮忙看管。“这几年回想起来,真的是很感谢老太婆,她没离开我。”刘光兵的眼里湿润了,嘴角流露着甜蜜。

  34年让刘光兵从青春年少走到了两鬓斑白,他总说:“山是有灵性的,你对它好,它自然会回报你。我守护着龙王山,一点一点看着龙王山变化,山更绿了,水更清了,这绿水青山就是对我们这些护林人最好的回报。”




[关闭窗口]
 
     
 
地方政府网站 国内林业 省直部门 市级林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