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天地
 
     
 
 

从金华林业发展的实践 看乡村振兴之路

 
 
发布日期:2019-02-12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省林业局
字号:


  绿水青山是老祖宗留下的最厚实的家底,也是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最强优势。金华地处“浙江之心”,森林资源丰富,近三分之二的陆地被森林覆盖。根据最新森林资源二类调查成果显示:金华现有森林面积1006.8万亩,林木蓄积3758万立方米,森林覆盖率61.35%。金华的市情、林情,决定了林业在实施乡村战略中大有可为。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金华以林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坚持高质量发展,进一步疏通“两山”转化通道,有力助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

绿色发展增活力

  “绿色之网”日臻完善。近年来,金华深入践行“两山”理论,以浙中生态廊建设为核心,大力推进浙中生态廊道彩色林带和金义都市区森林城市群建设,积极培育绿色发展新引擎,生态空间山清水秀、生产空间高效集约、生活空间舒适宜居的“浙中大花园”初具雏形,为金华现代化都市区高质量发展提供了优质生态保障。一方面,全省首创浙中生态廊道彩色林带建设。该市围绕全省“大花园”建设,以生态为基、水系为脉、廊道为要、文化为魂,着力打造独具特色的“浙中大花园”。两年来,建成主干流两侧彩色林带118公里,新增“一区两园”16个,致力于营造“无山不绿、有水皆清、四时花香、万壑鸟鸣、绿荫护夏、红叶迎秋”的森林景观效果,为金华大地围上一条延绵338公里的“彩虹围脖”。另一方面,勇当全国地市级森林城市群建设“先棋手”。在金华市、义乌市成功创建国家森林城市以及省级森林城市县级全覆盖的基础上,率先启动金义都市区森林城市群建设,且《浙江省金义都市区森林城市群建设规划》已通过专家评审,并经金华市政府批复实施,现力争将金义都市区森林城市群纳入国家级试点。目前,该市已建成省级森林城镇75个、森林村庄154个、金华市森林村庄933个,“林在城中、城在林中”的现代城市风貌逐步呈现。

  “绿色经济”持续发展。金华现有林业产业省级示范区15个、省级精品园28个,林业企业1000余家,尤其作为华东地区花卉苗木主产区,已建成国家级种质资源库2处、国家级林木良种基地3处、省级林木种质资源库(圃)9处,位居全省首位,花木产业生产规模达32.3万亩,从业企业(合作社)3775家,从业人员达11.5万人,全产业链产值超50亿元。森林康养等新兴业态蓬勃发展,该市已连续举办了4届全省森林休闲养生节,培育森林特色小镇7个、森林人家25个,其中2018年该市森林旅游年接待游客超过4280万人次,产值68.3亿元。实施质量强林工程,共培育林业产业中国驰名商标2个、浙江省名牌产品10个、浙江省著名商标6个,其中中国驰名商标——“盛博奥”商标,2016年市值已达22.09亿元。积极筹备林业展会,已连续举办11届中国义乌国际森林产品博览会和16届中国(金华)花卉苗木交易会等知名展会,其中义乌森博会年均参加的国家和地区达40多个,累计实现成交额443.82亿元,已成为全国规格最高、规模最大的国际性林业盛会。同时,加快实施“一亩山万元钱”林技推广示范行动,近3年全市建成示范基地5.1万亩,辐射推广10.5万亩,实现了亩产1万—5万元的富民目标。

  “绿色文化”日趋浓厚。深入挖掘金华生态自然资源和生态人文资源,重点培育一批生态资源丰富、生态保护良好、生态经济发达、文化特色鲜明的生态文化基地和科普教育基地,打造生态文化宣传、教育的主阵地,已建成全国林业科普基地1家、“全国生态文化村”7个、浙江省生态文化基地26个。已完成1886株古树名木保护任务,打造提升79个古树名木主题公园,修复森林古道25公里;建成省级以上湿地公园7个,数量居全省第2位。同时,持续强化珍稀濒危野生动植物保护,实施珍稀濒危野生动植物抢救性保护工程,建成了亚洲规模最大的野生动物标本馆(东阳横店圆明新园——皇家动物乐园)。每年开展各类生态科普活动40次以上,举办各类义务植树活动100 余次,义务植树尽责率常年保持在85%以上,“植绿、爱绿、护绿”已成为广大市民的自觉行动,生态正在逐步成为全社会的共同价值追求。

  “绿色屏障”质量提高。金华市“引水灭火”和林区“双禁”工作持续走在全省前列,并全面推行工作真重视、责任真担当、保障真投入、预防真行动、宣传真有效的森林消防做法,严密筑牢森林火灾预防预警体系、扑救指挥体系和支援保障体系。副省长彭佳学专门批示,充分肯定了金华市森林消防“五真”做法。深入推进依法治林,依托全市森林公安机关,严厉打击涉林违法犯罪行为,完善涉林矛盾纠纷和来信来访多元调处和办理机制,及时排查化解各类涉林纠纷和信访案件。全力实施“一村万树”行动,加快打造一批“一村一品、一路一景、一乡一韵”的生态宜居乡村,为乡村振兴提供绿化美化示范。力争到2020年,全市新建和改造平原绿化面积9万亩以上,建成115个“一村万树”示范村。

协调发展促振兴

  处理好“靠山吃山”和“坐吃山空”的关系。乡村振兴,生态宜居是关键。要正确处理产业发展和生态保护的关系,乡村振兴在产业发展上要科学规划,突出绿色发展,走人与自然和谐之路,不能搞“大干快上”,不能因发展产业而使农村生态环境遭到破坏。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毁林开荒、毁草开荒、围湖种田、砍树炼钢等,都是因盲目发展产业而破坏了生态。其中教训深刻深远,因此不能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要统筹产业发展和生态保护,严守林业生态和资源利用“双底线”,把山水林田湖草作为一个生命共同体,进行统一保护、统一修复,让良好生态环境成为乡村振兴的重要支撑点和展现点。为此,金华出台了《林业规模种植产业项目准入负面清单制度》,规定了自然保护区、省级以上森林公园、生态公益林、高山(海拔500米)顶部及水土流失重点防御区或水源保护地等生态敏感区域严禁进行林业规模开发。

  处理好“统筹谋划”与“因村制宜”的关系。“百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推进乡村林业产业发展,推动乡村振兴,要统筹谋划、统一规划,更要注重发挥区域优势、突出区域特色,培育当地林产品品牌,形成“一村一品、一县一业”的发展新格局,走特色化、品牌化的发展道路,避免出现“乡乡搞旅游、村村建景点”同质化竞争的尴尬。要坚持“宜种(种植业)则种、宜养(养殖业)则养、宜林则林、宜旅则旅、宜搬则搬”,根据各个乡村的实际情况来选择和培育产业发展方向。这方面,全市已涌现出了许多典型案例,如磐安县乌石村发展乡村旅游、武义县下山移民脱贫等,这些乡村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关键在于做到了因地制宜,在发展壮大优势产业基础上,积极培育新产业新业态,构建新型乡村产业体系,加快推进“美丽资源”向“美丽经济”转变,实现了产业兴旺、农村繁荣和农民增收。

  处理好“规模经营”和“小微林业”的关系。发展林业,振兴乡村,“谁来经营”是关键。一方面,规模经营是实现林业现代化的有效途径,是增加农民收入、提高林业竞争力的有效途径,是推动乡村振兴的有效方式。像家庭林(农)场这样的新型经营主体,还有林业专业大户、合作社、龙头企业、社会化服务组织等,是建设现代林业的新生力量,要鼓励发展、大力扶持,发挥其在现代林业建设中的引领作用。但推进规模经营不能操之过急,不能脱离省情、市情,要顺势而为,不应拔苗助长。另一方面,乡村振兴决不能忽视普通农户。要看到的是,经营自家承包耕(林)地的普通农户毕竟仍占较大部分,这个情况在今后一个时期内难以根本改变。要统筹兼顾培育新型经营主体和扶持小农户,不能嫌弃和忽略小农户,特别是林业扶贫不能落下一人一户。要着力扶持小农户发展生态林业、设施林业、体验林业、定制林业,发展多样化的联合与合作,提升小农户组织化程度;改善小农户生产设施条件,提高林业政策性保险覆盖面,提升小农户抗风险能力,把小农生产引入现代林业发展轨道,让乡村振兴政策的阳光和雨露惠及更多小农户。

  处理好“农民自力”和“资源回乡”的关系。乡村振兴,资源回乡是条件。一方面,乡村振兴要靠广大农民奋斗,依靠农村内部力量推动,这是推动乡村振兴的重要基础和条件。要让广大农民明确,乡村振兴等不来、也送不来,要靠自己奋斗。要着力避免和纠正一些农民的“等、靠、要”思想,注重激发群众的积极性和主动性,防止出现“干部干,群众看”“干部着急,群众不急”现象。另一方面,乡村振兴离不开外部支持。要健全投入保障机制,加快形成财政优先保障、金融重点倾斜、社会积极参与的多元投入格局。充分发挥财政资金的引导作用,撬动金融和社会资本更多投向乡村振兴,更好满足乡村振兴多样化金融需求。浙江农林大学等本土农林院校应综合利用教育培训资源,灵活设置专业(方向),创新人才培养模式,为乡村振兴培养专业化人才,并积极探索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等事业单位专业技术人员到乡村和企业挂职、兼职和离岗创新创业制度,吸引更多人才投身乡村振兴,形成乡村振兴的强大社会合力。




[关闭窗口]
 
     
 
地方政府网站 国内林业 省直部门 市级林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